宜春原油投资协会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十五 板表

临高启明2019-01-10 13:08:11


秘书边走边向他汇报道:“刚才周比利元老打电话问,涡流探伤仪怎么样了?”

 

林智清对焊接一直很关注。 在他看来焊接是低成本生产大型化工设备不可或缺的手段,而且焊接又是那种牵涉面广,涉及学科多,对人员、技术、资金投入都要求非常多的资源。因此他早早的就在工能委内部鼓动开展焊接技术研究。他的动议得到了刘汤姆、周比利等元老的支持。刘汤姆负责焊机的研制,周比利负责人员操作的培训,林智清只是负责焊条生产设备的开发。林智清在穿越前对焊条生产一无所知,靠着翻阅书本,查阅资料,向搞机加的元老请教,林智清总算磕磕绊绊地把焊条生产线搞了出来。在林智清看来这条生产线也只能是聊胜于无。无论是生产效率,还是产品质量,都存在着很多不足。不过在三位元老的共同努力下好歹是把焊接的入门功夫——手工电弧焊初步搭出来了。

 

前两天周比利又提出新的课题要求,由于焊条、焊机以及人员操作甚至焊材都存在的很大的波动,焊接质量一直无法保证。试制的压力容器,尽管做了耐压试验,但总还是让人不放心,找不到试用单位。周比利希望林智清能够搞出探伤来,这样就能对缺陷进行评估,用起来也能让人放心。林智清想来想去,觉得涡流探伤仪适合他们现在的技术水平,在动圈仪表的基础上高了一台涡流探伤仪。

 

林智清说道:“应该差不多了,昨天晚上我又调了下,还有点小毛病,今早我跟电工车间的老李说了,你去问一下怎么样了。如果弄好啦今天就送过去。呃……今天是不是实习生过来?”

 

秘书翻了下手中的笔记本,回道:“对。”

 

林智清:“下午我有安排吗?”见秘书摇了摇头:“要辆马车,跟周比利说下,我和实习生带探伤仪一起过去。”

 

林智清赶到电仪车间,高大宽敞的厂房的一角,齐人高的机架上十多个的线圈快速旋转着,女工紧张地盯着计数器。“啪”的一声绕线机停了下来。女工麻利地在线圈上涂上胶,剪断细如发丝的铜丝,将线圈从机架上取下来,放在一旁的成品盒中。又将新带着线圈骨架圆形铁心放在机架上。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忙而不乱,让人赏心悦目。林智清欣赏了会儿又去找车间主任李世茂。

 

动圈仪表的核心原理就是利用通过测量电流在的磁隙中形成的均匀磁场受力大小显示电流的大小。女工绕制的线圈是动圈仪表中的核心元件。动圈仪表虽然简单但是各种工业用电气仪表的基础,无非是通过传感器将物理量转化为电信号,然后通过动圈仪表显示。就是这样“简单”的仪表也让林智清吃了不少苦头,一是铁氧体的永久磁铁的烧制,在旧世代资料的支持下好歹是通过一个月的辛苦摸索爬了过去,只是体积显著地大。另一个就是漆包线的试制又是一个要做面条先种麦的过程。现在临高能拿得出的绝缘漆只有沥青漆——将沥清溶于挥发性溶剂中即可。沥青耐水、耐潮、防腐、抗化学试剂的性能,但不耐油、不耐候、光泽差装饰性较差,用在仪表上的漆包线上是足够了。沥青要从煤焦油中提取,说不得这样的脏活累活还得由林智清来干。

 

李世茂也是个铜匠,心灵手巧,为人也公道,林智清就让他当了车间主任。李世茂也不负林智清的期望,把这个电仪车间管的井井有条。只是林志清也看出李世茂虽然虽然心灵手巧,但对于远超他的理解范围的电学理论的理解有限,只能机械的执行林智清发出的各项指令。所以他对他对今天早上布署的让李世茂的任务还是有些不放心要赶来看看。两人在车间一角的库房里忙活了大半天,终于确认了林智清的布置的改动已经全部到位。




相关同人推送历史: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一 萌芽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二 移种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三 育苗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四 视察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五 建厂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六 电炉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七 思考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八 过冬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九 防御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十 黎寨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 十一 打井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十二 早餐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十三 人力

临高启明之黑与白•十四 意外



 



点击临高启明同人服务号关注我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