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原油投资协会

【400亿民企】的陨落

蟋蟀小筑2018-11-08 17:51:22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槛槛而谈

15

2018年7月16日,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本院申请破产重整。


发家史


邵仲毅,曾以190亿元身家上榜《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成为“山东首富”。这是一位低调的“首富”,网上能搜到的关于他及其家族的新闻极少。

1994年,邵仲毅26岁,在日照莒县的刘官庄镇创办了沂蒙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自此刘官庄镇便成了他的发家之地。

为什么明明厂子在日照莒县,确要叫“沂蒙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呢?这是因为莒县在1992年之前是归临沂管辖的,在1992年12月13日才经国务院批准划归到日照,因此1994年邵仲毅在莒县办厂的时候骨子里还是认为自己是临沂人吧。

80年代开始,中国农村开始大规模使用地膜种植农作物,尤其是干旱少雨的北方地区,地膜可提高地温,起到有效的保湿作用,大大提高农作物的产量。邵仲毅的塑料厂抓住了这个机会,以生产农用地膜起家,赚到了一桶大金子。

2003年到2006年,恰逢莒县的国有企业改革,邵仲毅先后兼并了莒县化肥厂和莒县植物油厂,并组建了晨曦集团,开启了多元化发展的道路。

一方面,通过塑料厂的经验,邵仲毅认识到了上游产业--聚丙烯的高利润,便开始转型石油化工领域,并逐步实现了完整产业链,成为了国内少数拥有自营原油进口资质的民营企业之一 ;

另一方面,接收了植物油厂之后,不断扩大生产,先后建了5个大豆加工厂,每天能加工5000吨大豆,并在2007年开始从事大豆进口贸易,并曾一度成为了国内最大的大豆进口商。

晨曦集团一直是山东的重点工业企业,员工有6000多人,是莒县乃至日照市最具分量的名片,连续七年入围中国民企100强,山东民企里曾经一度排在第2位,仅次于魏桥创业集团。

陨落


今年以来,原油价格不断上涨,炼油企业的成本随之上升。近年来,国家严控将燃料油变为化工产品以逃避缴税的“变票”行为,像晨曦集团这些炼化规模小,装置落后、环保投入不足的地炼企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低端产能严重过剩,已经完全不能跟上国家油质不断提高的脚步了,再加上巨无霸式的三桶油的巨额投入,生存空间已越来越小。据路透社6月下旬报道称,已有近40%的中国民营炼厂处于亏损,市场占有率节节败退。

在2014年,晨曦集团还曾经卷入过“大豆违约风波”。2014年之前,为了促进国内的进出口贸易,国家采用了信用证制度,即像晨曦集团这样资质好的大豆进口企业,可以向银行缴纳一定比例的保证金,然后可以延期3~6个月支付货款。在大豆到港之后,迅速将大豆卖出去获得现金,利用这些现金玩各种套利,到期之后再还银行的钱。这种为了进口而进口的行为,直接导致了大豆价格的剧烈变动,进而导致了已经进口的大豆出现变现困难,“大豆融资”的资金链发生断裂而出现了上述的“大豆违约风波”。受此风波的影响,再加上多年来大豆加工行业疯狂投入导致的产能过剩,还有外资企业的挤压,以及当前养猪行业豆粕需求下滑等因素,像晨曦这样的炼油企业“每压榨一吨大豆,基本上都会亏损50-100元。”

2012年的时候,邵仲毅曾说,晨曦集团投了37个亿在新项目的建设上,想必这些年来企业负债水平一直不低吧!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邵仲毅曾表示,这些年来企业发展受阻主要原因就是,企业资金严重不足,批判银行只管赚钱,对而不顾实体经济的发展,只贷款给国有企业,而使得民营企业融资困难,融资成本居高不下。

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晨曦集团及其子公司海右石化,相继被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2018年7月16日,晨曦集团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莒县法院申请破产重整,400亿明星炼化民企轰然倒下。



有意思的是,在晨曦集团的贴吧里,有员工在2010年6月就发帖说,晨曦已启动了破产计划,要大家早谋出路。另外,从2016年开始就陆续有员工发帖讨要工资,还有员工表示晨曦涉及将优质资产转移至海右石化,通过破产重整实现资产入袋,当然这只是传言,我们外人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


槛槛而谈 · 新闻背后的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