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原油投资协会

北棒王国纪行1

魔斯特2019-03-11 11:42:36

北棒王国纪行1

 

 

第一部分 匮乏的国度

 

就从人们最普遍的印象说起吧——

微博上有一个段子,港剧《难兄难弟》里,罗嘉良说:“我拥有中国人传统的特质——贫穷。”

 

 


 《难兄难弟》



这不是无端的调侃。不光中国,所有处于儒家文化圈的古代国家,一则皇帝或者国王以超级管理员的身份参与一国统治,有着层层官僚盘剥克扣,二则“存天理灭人欲”的观念普遍存在,有意识地压制一切“多余”的需求,底层人民生活十分清苦。直到近一百年,经过西方外来制度和思想的融合,东亚各国才走上改革自强的道路,40年来,有的不富但强,有的既富又强,有的过得窘迫但有信仰……

而现在,既保留了君王统治,又歌颂艰苦行军、抵制资产阶级腐朽享乐生活方式的国家,就只剩下一个——


你懂的 呵呵呵呵



当我还是个小孩时,与中国同属社会主义阵营的北棒王国,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声名狼藉。不但有很多中国人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对它怀有好感,将它和“贫困落后”联系起来的人也不多。上一辈人也许还记得,北棒王国是亚洲最早的两个工业国之一(另一个是日本),人均GDP数倍于中国……

但今天,当你踏入王国境内,你难以相信这是一个现代国家,因为里面最常用的能源竟然是——


生物能。


市政建设,例如挖地除草等,靠民工挥锄劳作(生物能),交通指挥靠女交警(生物能),耕地靠耕牛和人力(生物能),而浇灌土地的也是堆粪(生物能)……说含蓄点,这是一座不需要太多电就能运作的城市。

北棒王国的统治者——金氏家族,将他的国家所面临的一切困难归咎于美国的封锁。

王国眼下的状况确实是美国制裁导致的,但这制裁也不是毫无缘由的。其中一次被制裁的原因我还记得很清楚。80年代,北棒王国派了2名间谍在一架南韩客机上放了炸弹,飞机升空后不久,炸弹爆炸,导致机上几百名南韩平民死亡。北棒王国犯下这桩罪行的目标是为了干扰韩国不久后要举办的奥运会。那2名间谍很快落网,其中一人服用氰化物自杀,一人被捕。美国的制裁很快地衔尾而至,可见有时候真的少不了世界警察。

以上文字只是出自于我的记忆,我没有进一步考究过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类似的制裁后来也有过多次,最近的一次,应该就是在2009年,为了遏制金家研发核武而发动了制裁。

踏入王国领土后不到6个小时,所有网络帖子里流传的,关于王国资源几近枯涸的证据我都看在了眼里。120日,我在新义州(北棒王国第二大城市,像中国的深圳)的海关接受了边防人员2个小时的检查。他们在搜查游客行李时采用最原始的办法——人工搜查。没有常见的金属探测棒、透视门和扫描仪器。我的行李被打开,每一个夹层均被翻查,钱包也被翻开来看,里面的护身符被掰碎,内衣裤也被人用手逐一捏过。那一趟检查至少有10名边防人员与我在同一节车厢里,每一位游客的物品都经过了彻底搜查,连女士的内衣裤也未能幸免于边防人员的咸猪手。

同行的团友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猜测说,之所以王国没配置新式检查工具,是因为他们买不起,即使买得起,也未必有那么多电供它们运作。是的,在缺乏电力加上人力资源极为廉价的地方,没有什么比直接上人更划算了。


鸭绿江断桥



我所居住的羊角岛饭店,也是一个适合观察的制高点,它有40多层,以其所在的位置——羊角岛而得名。它的顶层是一个旋转餐厅,有着360度开敞的玻璃墙,可很方便地鸟瞰大半个首都。很早之前,我已经看过了那张著名的“google世界夜景地图”,我清楚自己此刻正处在那张地图中最让人感慨的部分——在东北亚的旮旯边上,周围的日本、韩国、中国领土皆一片通明,唯有北棒王国漆黑一片,唯一的亮点,只有平壤。

羊角岛正好在平壤市城乡的交界线上,在靠近市中心一侧,大约1/2区域的灯火较为充足,相当于一些四线城市旧城区的照明度;另外1/2稍逊,相当于五线城市午夜11点后的照明度。而在远离市中心的另一侧,则几乎是一片黑暗,在漆黑中勉强透出一些支离破碎的光斑,那都是些极为重要的标志性地点,如主体思想塔,劳动党标志,“两金”的肖像等。


超级夜景效果之下的平壤


由于旅游淡季,羊角岛饭店本身也几乎一片漆黑



20多岁的金小姐和40左右的郑先生是我们此行导游。他们都能说非常流利的中国普通话,甚至我觉得金小姐的普通话比我还好一些。关于北棒王国的一切,他们都对答如流,让我找不到一点身处异国的感觉。当然这种亲切感不时会被另一种警戒心所抵消——鉴于北棒王国的特殊国情,我们的对话,始终有着一些若有若无的禁区,无论游客或导游都小心翼翼的不要去触碰。我也绝无兴趣去问些明知道不会得到答案,还会让双方都尴尬的话题。

从一开始,我就不打算将这趟旅游变成一次“挑刺之旅”,所以对于他们物质短缺的一些现状也不是太介意,毕竟又不是在这里长住嘛,知道就算了。事实上,从吃喝、用度来判断一地是否正处于物质短缺并不太现实,因为任何一个尚未崩溃的现代政权,都有无数种方法来满足某一地区的农产品、食品供给,例如,它可以通过立法,以“剪刀差”从农夫手中低价获得农作物,或是用行政命令强行供应某地——特别在这座特权阶层云集的城市。但是,一旦涉及按国际价格结算的汽油、钢铁、工业制品等,对于农民的剪刀差就显得无能为力了。我虽然没有刻意寻找,但略微几眼看过,还是发现了北棒王国在民生方面匮乏的三个比较明显的事实:

第一是空调室外机几乎为零。当汽车疾驰在平壤街头,我发现周围的楼房虽多,却很少出现一样东西——空调室外机。我觉得,要看一个城市的生活水平,空调室外机是非常好的标尺。首先它目标明显,悬挂在墙外,方便统计,其次它属于工业产品,无法以剪刀差豪取得来,加上价格适中(一台空调数千至一万元)。有这三个特征,只要数一下居民楼外墙的空调机有多少,大概便能推知整个城市的物质充裕程度。

联想起空调机在上世纪890年代已开始为中国工薪家庭广泛使用,说北棒王国的时间凝滞在了30年前,并不夸张。


在北棒王国,空调室外机极为罕见



第二是路权意识淡薄。这一路上,我们乘坐的小巴有几次穿过放学的人流,有些儿童面对迎面而来的汽车,显得毫无惧色,哪怕是在狭窄湿滑的山道,眼看汽车离他们只有一两米远,差一点撞上了,才迅速往一边躲开。似乎在他们看来,自己才该是马路的主人,而汽车反而是贸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这显然和中国的孩童所受的交通教育大相径庭。

之所以会出现这类情况,显然只有一个原因——车少。我估计,即使将整个北棒王国的汽车都凑在一起,也绝不会有我居住的这座城市的车多。交通灯以及路面上绘画的交通符号也极少,仅在号称心脏地带的金X成广场附近,以数条线分为了机动、非机动车道,类似大黄格、倒三角等交通标志一直没看到(不排除是我眼拙看漏了)。而他们最依赖的交通工具——电车和地铁,又并不受汽车的交通规则所限,从而使得居民的路权意识产生了错位。

让人叹息的是,在人力资源极为廉价,汽车数量少的大环境下,被广泛使用的女交警,反而阴差阳错成为首都的“城市名片”。据十几年前的著名网文《我在朝藓的三天三夜》(作者:魔幻星空)中所述,要想成为平壤女交警,还需要经过如选美一般严格的程序!

第三是石油制品欠缺。北棒王国不生产石油,所有石油必须靠进口取得,而它用来换取外汇的,无非是煤炭、农产品和矿石一类附加值非常低的自然资源罢了。有人讽刺中国的加工业是10亿条牛仔裤换一架波音,比中国还要落后30年的北棒王国,当然还要苦逼一些。

即使外汇极其有限,金家还是执意要完成最后的大杀器,没有多余的资源用于民生。有关石油、塑料沥青一类的产品,尤其欠缺,马路上常能看到磨损而来不及修补的坑洼。

其它还有一些零散小事,不值一提。


平壤地铁是最有特色的交通方式

在中国,即使是本领极为平庸无能的人,他的收入也远高于金小姐这种懂得两国语言的北棒人。像我所居住的这座城市,环卫工人的薪水约1500R,每天的工资(约30R)可以买到5只鸡腿,或3斤猪肉,或1/10的廉租房房租;层次稍高一点的群体,例如念过高中,有一点文化的那类人,像外卖员,流水线工人,促销员一类,他们可支配的收入还要高一些,达到2~4000,扣除刚性需求之余,其购买力也高了2~3倍;而一些对技术或体力要求更高的职业例如搬运工,装修工等,则更高一些,达到6~7000,其一天的收入(约200R),大约能买下4只盐水鸡或20斤猪肉,或一台老款手机。而北棒王国呢?由于国家包办一切,钱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购物券,他们的薪水折算成RMB,只有区区数百元而已。唯一能扳回收入差距的就只有免费的分房、读书、医疗。

然而,即使是算上他们的社会福利(如免费分房),一个北棒成年人可从政府那里免费分到40平米的房间,中国人若花钱买下这40平米的住房,无非也是多花了40×8000=320000=普通人50个月的工资而已。换句话说,从第51个月算起,完成了购房任务的中国人与北棒人的生活质量很快就会拉开。我听说古巴的分配制度更离谱,一名学识渊博的高级工程师一个月的工资放在美国只能买几块肥皂。而全世界最发达富裕的北欧,即使是失业了坐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一个月也能收到相当于20000RMB的救济金。这也能看出国家强弱贫富对一般老百姓的生活影响。

物质的短缺带来的一个副作用就是容易将就,也就是不能太在意细节。当我走出火车站,上了旅行社的小巴后,第一件事就是发觉车上没配有安全带。

我问道:“为什么这辆车没安全带?”

导游金小姐微笑地回了我一句话,我记不得她具体说了什么,内容大概是:“有必要那么挑吗?”

她的回答很得体,加上我也不是不明白北棒王国的国情,我就打了个哈哈,只在心里应了一句:

“如果我在打盹时突然来个急刹,那不是要撞个头破血流了。”

我想起了半年前去过的日本。日本的旅游大巴除了常见的配备外,还有用来放置瓶装水的扣,和上下车时用来踩踏的脚垫。他们的一些公厕,甚至有供造瘘人士(请自行谷歌)使用的特殊设施,更不用提那传说中可以洗菊花的马桶盖了。这种对于细节的极瑧追求只有在物质发展至一定阶段,至少是温饱不愁后才会萌发。而在更早前我在台湾旅游时看到的每一处公厕,包括荒郊野岭的公厕,都配有烘手机和免费取用的手纸,还有公共的wifi,这在中国大陆就绝不可能会有。而这又关乎到另一个方面,那就是整个社会的人员综合素质。

从北棒王国归来之后,我一度对当时的情况感到后怕,那几天我在那辆没配安全带的车上度过了足足16个小时。十年前,与我同混一个论坛的一个女孩就是由于坐在轿车后排,没系安全带,在一场车祸中受到重伤,她姐姐更惨,当场领了便当。而坐在前排的人由于系了安全带反而没什么大碍。从那之后,即使是坐在轿车后排,我也尽量系安全带。我还发现,不同地区对待安全带的观念也完全不同,地方越落后,就越随便。像我在前往北棒王国的途中,一名沈阳的哥就大咧咧地告诉我:“不想扣的话就算了”,而广州司机都无一例外提醒我扣好安全带。

我从北棒王国归来不到三个月,那边果然出了一桩大新闻:一辆载着中国人的大巴车刹车失灵冲下桥,全车除2名乘客捡回半条命之外,包括4名北棒王国导游在内的36人,全部丧生……

那辆车也没配安全带吗?恐怕永远会是个谜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