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原油投资协会

PA书评 | 赵丽莎:未来的艺术是情境的碎屑

公共艺术杂志2018-12-05 16:29:31



居伊∙埃内斯特·德波(Guy-Ernest Debord,1931-1944)是当代法国著名思想家、实验主义电影艺术大师,当代西方激进文化思潮和组织——情境主义国际的创始人。其代表作有《景观社会》(1967) 、《景观社会评论》(1988)及其根据《景观社会》一书拍摄的同名电影《景观社会》(1973)。



 

《景观社会》

 [法]居伊·德波 著

张新木 译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17年


《景观社会》的中文版早在2006年3月即进行了第1版的印刷,当时由王昭风翻译。2017年5月,该著作另由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张新木翻译,并重新出版。该书与2006年中文版主体内容的框架基本保持一致,但一些重要的概念与词汇,在翻译上有细微的差别。2017年中文版除了文本的主体内容,仅增加 一个附录,即“《景观社会》中引用和异轨的清单”,由南京大学在读博士生刘冰菁翻译整理。 


该著作2017年中文版全书分为九个章节:完成的分离、作为景观的商品、表象中 的统一与分裂、作为主体与表象的无产阶级、时间与历史、景观的时间、领土治理、文化中的否定与消费、物质化的意识形态。书中出现大量的引用和异轨,比如德波对各种文本、图像、音轨、电影作品等进行匿名的自由挪用,加大了读者理解的难度。 


1973年1月,为了方便读者与译者理解或翻译他的作品,德波整理了一份简要的清单。据悉,随后法国法朗多拉出版社以及德波理论的研究爱好者提供了更为详细的版本。书中的附录即翻译整理自以上提及的这些材料,附录对应着文本的九章内容,使书中引用和异轨的出处清晰可见,这大大方便了中文读者查阅和理解。 


 法国思想家居伊·德波(1931-1944)


诚然,本著作是当代西方文化思想史重要的组成部分,“景观”作为全书的核心概念和语汇,替代了“商品”。马克思曾通过分析商品而揭露资本主义的本质,而德波却通过分析景观渐次揭露了现代社会的本质。居伊·德波最重要的断言可以概括为第一章第一节所提到的:


“在现代生产条件占统治地位的各个社会中,整个社会生活显示为一种巨大的景观的积聚。直接经历过的一切都 已经离我们而去,进入了一种表现。” 


由此可见,根据德波的描述,当代社会生活的每个细节基本已经被异化成景观的形式。无论是“集中的景观”“弥散的景观”还是“综合的景观”,在景观社会中, 人们正在被新闻、广告、娱 乐、装饰等大量非本真的需要以及视觉景象裹挟,在牵引中夹生,面对这些“景观”,我们每一个人都无处可逃,无处隐藏,不自觉、无意识地被融入其中,成为“景观”的一部分。


 徐震超市,上海市愚园路1386号,图片来自徐震和上海没顶公司以及伦敦赛迪HQ画廊


自《景观社会》在1967年问世以来,德波的社会批判理论无不备受各界关注。他在第三十四节中说:


“景观就是积累到某种程度的资本,这时它就成了图像。”


德波的这一批判理论不仅繁荣了西方哲学系统,其与艺术也有着深刻而密切的关联,除了相关的言论和观点,要知道以德波为首的情境主义者大多都为艺术家,德波本人就是实验主义电影导演和诗人。在与其著作同名的法国先锋电影《景观社会》中,居伊·德波就曾明确地断言:“未来的艺术是情境的碎屑,其他什么都不是。”


然而,作为情境主义国际的创始者,居伊·德波的预言不仅深挖了社会的景观本质,还企图冲破这一藩篱,试图积极建立一种意识,以此来摧毁景观,建构积极本真的生存情境,这也成为德波构建这一理论的真实目的,简言之,他想完成一场革命。居伊·德波在该著作中提出了几种情 境主义的革命策略,比如异轨、漂移、 构境。很明显,每种策略都带有强烈的乌托邦取向。


“异轨”是“通过揭露暗藏的操纵或抑制的逻辑对资产阶级社会的影像进行解构” ,是一种反向的解构策略,如利用广告、漫画实现对景观的嘲弄。“漂移”,用张一兵的话解释是指“对物化城市生活特别是建筑空间布展的凝固性的否定”,是一种对城市空间的挪用和地盘的重新征服。而“构境”则是“由一个统一的环境和事件的游戏的集体性组织所具体而精心建构的生活瞬间”,德波认为这种革命性的否定景观的情境会带来对景观的破坏。不难发现,德波提出的所有策略都只是索要被景观抹去的生活,让个体重新恢复 生命的存在过程。 


当下城市生活中的每一个公共空间都被功能化,无时不刻不被鉴定、被监控。随着隐秘的空间和“危险的阶级”在清洁和灯光之下消失,生活的空间也逐渐消失,所以德波说“ 真实只是虚假的某个时刻”。在德波看来,波德莱尔、兰波无疑是漂移实践者的代表,他们将艺术重新引进街道、城市和生活,用自己的激情、行为准则、美德和本领,对现代都市主义宣战。由此,德波提出具体的这条出路可以概括为“对生活的艺术化改变”,其目的可以概括为张一兵在本书“代译序”中所认为的:以此构建以“解放了的自由欲望”为基础的个人生活空间以及城市公共空间。 


因此,基于这一批判理论的揭示及其所倡导的实践精神,当代公共艺术的创作和实施或可成为大众抵抗“景观”的一种有效而又有力的艺术形式和途径,从而引发人们对于公共空间的重新思考。PA


赵丽莎,《美术报》报社编辑,记者。


本文刊载于《公共艺术》2018年第3期(总第54期)。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 更多书评 | 

吴蔚:奥托·帕希特的艺术史研究方法

张羽洁:在地性艺术的谱系与批评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订阅纸刊

或拨打咨询电话:021-61229008-1131


新刊目录

请点击下方杂志封面查询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纸刊